我們好像都誤解了快樂。那麼,究竟什麼是快樂?

人認識這個世界、認識自己的方式--頭腦的二元對立、比較、連結意義、時-空、感官,自然造出一個相對、局限、短暫的境界,而被我們當作是唯一的真實。和廣大無邊的真實相較,這種縮小的唯一,就像是開玩笑一樣,而我們卻把這麼一點點看作唯一。

人生樣樣都要有個理由、有個原因,但這其實是很小的一部份。我們本來是無限大的生命,經過頭腦五官縮小成一個個的理由和原因,而認為這樣組合出來的人間和人生是全部……也就自然誤解了快樂,甚至忘記了什麼是天生的快樂。

正因如此,我才會寫《不合理的快樂》……

Related Posts